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馴鹿業古已有之,涉及到九個國家,近三十多個民族或族群,全球約有十萬余人從事馴鹿業及其相關行業。現在馴鹿業主要分布在北極地區以及環北極圈周圍的國家和地區。
     在北極地區,野生馴鹿數目多達300萬頭,家養馴鹿也有200萬頭,對于許多土著居民而言,馴鹿就是他們的文化、經濟、社會與經濟的基礎,馴鹿養殖古已有之,飼養方式大同小異,這種養殖關系或許就是人類與動物密切關系的最佳體現。
     鄂溫克人飼養馴鹿的歷史根據我國歷史文獻資料記載大約可以追述到漢代以前,在《梁書》中有這樣的記載“養鹿如養牛”。從早期對馴鹿的獵取到后期對馴鹿的馴服,經歷了漫長而艱難的歷史過程,對于鄂溫克人是怎樣得到馴鹿的?或許可以在額爾古納河流域游牧的使鹿鄂溫克人的古老傳說中得到答案:“很早以前,有八位鄂溫克獵人上山打獵,抓到了六頭野生馴鹿幼崽,于是把它們帶回家,搭建圍欄喂蘚苔養起來,漸漸的馴鹿開始繁殖,久而久之馴鹿已經成為鄂溫克人密不可分的一部分,隨著不斷的遷徙和時代的變化,馴鹿在其他北方民族已先后消失,唯獨在鄂溫克獵民中得以延續。”
     翻開我國歷史文獻資料。《新唐書》:“拔野古東北五百里,六日行至其國,有樹無草,但是地苔。無羊、馬,國畜鹿如牛馬,使鹿牽車可乘三四人,人衣鹿皮,食地苔,其俗聚木為屋。”《朔方備乘》卷十七:“其居民曰儻俄羅斯族,一作通古斯,亦曰喀木尼漢,即索倫部別部也,其俗使鹿,土沃民富。”鄂溫克人飼養馴鹿的初期,經過不斷探索對馴鹿的飼養與管理,馴鹿民俗也隨之出現,但還處于萌芽期。《食貨志》:“用呼之即來,牧則縱之即去。性馴善走,德同良馬,亦美物哉。”《黑龍江外記》:“四不像亦鹿類,鄂倫春役之如牛馬。有事哨之則來,舐以鹽則去。歷史文獻中關于使鹿鄂溫克人的記載多數為描述他們在馴鹿飼養及與馴鹿相關的馴鹿民俗文化與生活等內容,在那個時期馴鹿民俗已經基本形成,但還處于發展的中期。
     馴鹿的飼養改變了鄂溫克人單純的狩獵生產生活方式,也為鄂溫克族民俗文化增添了一個更為絢麗的篇章。總之,一項新的民俗事項的形成,是需要很長時間的,從其作為人們的生產生活需要而出現,逐步被更多人認同并接受,最后形成了一項相對穩定的完整的民俗事項。據使鹿鄂溫克老人講,約在1892年使鹿鄂溫克人在貝爾茨河和阿巴河流域時,馴鹿曾因患疥癬病幾乎全部死亡,直到1897年他們才用獵物和皮子換來了一些馴鹿。很多人家的馴鹿曾由于患病,而導致全部死亡,以致馴鹿業停滯,但是他們又千方百計的用各種珍貴的皮子與有馴鹿的其他民族或氏族換來馴鹿,馴鹿在他們的生產生活中中無處不在,以致使鹿鄂溫克人與馴鹿形成了一種共生,馴鹿民俗經歷了從萌芽--發展--停止--發展--繁榮--困境的歷程。
     民俗事象與民俗生活是密不可分的,使鹿鄂溫克人的馴鹿業約從漢朝算起至今已經有兩千二百多年的歷史,馴鹿民俗大約也應有幾百年的歷史。“如果民俗作為生活而存在,那么它表現為活動、表現為知識的運用和文明的事件,它是動態的,它是人正在進行的過程”。馴鹿業給鄂溫克人帶來了物質生活的需求,而后沿襲與傳承,在某種程度上說,馴鹿民俗是使鹿鄂溫克人社會長期相沿積久而成的民俗生活與民俗文化的總和。
     從民俗學角度上看,馴鹿民俗事象的出現是生活到文化的飛躍。當8個鄂溫克獵人把活生生的6頭馴鹿帶回家,也許開始只有這8個人試圖把馴鹿圈起來飼養,漸漸才有更多的人開始認為馴鹿是可以這樣養起來的,雖然有些人會懷疑,但還是有人精心飼養,慢慢發現馴鹿總是圈在圈里養并不太好,肉不好吃,體質也在逐漸下降,加之必須抽出很多時間來采集蘚苔,感覺似乎“劃不來”,有人建議把一頭馴鹿放出去覓食也許它還會回來,因為我們這里有它最喜歡吃的鹽,多數人認為值得冒這個險,幾天后馴鹿回來,人們開始放心把馴鹿放出去覓食,并不斷的總結經驗與教訓,最終形成了今天飼養馴鹿的方法,隨之馴鹿民俗形成,馴鹿飼養的成功是馴鹿民俗形成的必然條件。馴鹿業的出現,使馴鹿在鄂溫克人社會生活中地位迅速提高,馴鹿民俗也逐步形成并健全起來。可以說,馴鹿的飼養由最初的8個人發展到后來整個使鹿鄂溫克族群,馴鹿民俗也由最初的8個人的認同與傳承發展到后來整個使鹿鄂溫克人部落的認同與傳承。
    “一個民俗事象的最終形成,總是有同一實踐的反復刺激,在一群人的心底里留下了同一個感受,即‘共同感’或‘我們感’。再在此相同的感受與實踐反復的雙向交融中,形成一定的表現程式,沉淀折射文化狀的混濁的意識團,民俗便正式誕生了。”馴鹿分布的廣泛,使馴鹿研究成為世界范圍內的研究項目,對于馴鹿民俗研究也就不約而同趨于交流合作。2008年6月,敖魯古雅鄂溫克民族鄉長代表我國飼養馴鹿的使鹿鄂溫克人與國際馴鹿養殖業者協會(Associatian of World Reindeer Herders)簽訂合約,成為國際馴鹿養殖業者協會的正式會員,這標志著我國的馴鹿業已經走向了世界舞臺,馴鹿民俗也將被更多人所認知與了解。2009年3月30日第四屆國際馴鹿養殖者協會會議在挪威召開,任命敖鄉政府鄉長卜伶生為國際馴鹿養殖者協會副會長,古新軍、德克莎兩位鄂溫克人為永久會員,并決定2013年第五屆國際馴鹿養殖者協會會議將在中國召開。如約2013年7月24日,以“人鹿自然——可持續發展”為主題的第五屆國際馴鹿養殖者大會在敖魯古雅鄂溫克族鄉召開,全世界的馴鹿人分享馴鹿養殖的經驗,搭建關于馴鹿養殖國際戰略合作、交流的平臺。會議將進行協會委員會選舉,并在會議結束后發布《敖魯古雅宣言》。
      作者簡介:龔宇(1981-),女,又名妞日卡,鄂溫克族,呼倫貝爾學院歷史文化研究院助理研究員。研究方向:三少民俗文化。

上一篇:古代消防:唐代用濺筒滅火 清代民間消防組織多

下一篇:返回列表

辽宁11选5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