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文學作品浩如煙海,許多人一開始對從哪里讀起、該讀什么不知所措,特別希望有一種導讀類的東西,以獲得指點。
        威廉·薩默塞特·毛姆作為英國著名小說家、劇作家、散文家,著述甚豐,創作了大量的小說、戲劇等文學作品。《人生的枷鎖》《月亮和六便士》《刀鋒》等小說,故事曲折起伏,作品膾炙人口。毛姆被譽為“最會講故事的人”。他的作品至今擁有眾多的讀者。不久前,筆者還被他的《月亮和六便士》牽扯著情緒。
        這樣一個會講故事的人,如果當一次導師,指導你讀文學作品,想必也是很有趣的事情。毛姆先生如人所愿,真的做了一次導師,當了一回文學導游。
        一次,毛姆訪問美國時,應《紅書》雜志編輯之約,開了一份世界十大小說的書單。書單發表后,一位美國出版商準備出版這十部小說的縮寫版,請毛姆為每一部小說加上解說。毛姆解說的文章不僅作為每部作品的序文發表了,大部分還刊登在《大西洋月刊》上。這些文章“似乎頗引起讀者的興趣,所以有人覺得集結成單行本對讀者將方便不少。”1948年《文學回憶錄:世界十大小說家及其代表作》出版。毛姆所選的世界十大好小說是:《湯姆·瓊斯》《傲慢與偏見》《紅與黑》《高老頭》《大衛·科波菲爾》《呼嘯山莊》《包法利夫人》《白鯨》《戰爭與和平》《卡拉馬佐夫兄弟》。毛姆特別聲明,篩選評論世界最好的十部小說簡直是胡扯,世界上好的小說何止這十本,也許要挑一百本最佳小說,連這個他也不敢確定。不過此書一出,便達到了他的目的———讓讀者想去閱讀他點評的作品。筆者讀了這本書后,就馬上購買了原來并不是十分想讀的《大衛·科波菲爾》《卡拉馬佐夫兄弟》,并開始閱讀。
        毛姆選十大小說,用了一個共同的標準,即能讓讀者看進去、看入迷,盡管這些小說各異其趣,但是內容故事卻都是引人入勝的。毛姆認為,這些書有一個共同特點:故事都十分吸引人。
        寫這本書毛姆同樣施展了善于講故事的本事,對每一部作品,他都首先描述作者的生平和個性特點,之后再對作品進行解說和評論。他認為,讓讀者了解作者是怎樣的人可以更好地理解作者的作品。
        讀這本書,不僅能夠了解十部小說及其作者的情況,還能了解許多文學方面的事情,學到小說創作的知識。這些知識都是很實用的,可以幫助寫作者從中得到有益的啟示,少走彎路。他在解說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時,分析了小說如何塑造人物。他說:“托爾斯泰像一般小說家那樣,照他認識或聽過的人物來塑造書中人; 不過他當然只是把他們當做模特兒,等他的想象力發揮在他們身上,他們就變成他創造的人物了。”解讀巴爾扎克時,他對巴爾扎克塑造人物的方法,說了意思一樣的一段話。這讓人也會想起魯迅的一句話,“雜取種種,合成一個。”塑造人物或許還有其他方法,但是這種方法應該是比較管用的,也是現實主義的。關于小說的結構,毛姆對《傲慢與偏見》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傲慢與偏見》 是一本結構非常好的書。事情自然而然一件接一件,人的或然率意識一點都未受冒犯。”而作家們處理的題材是人類歷來感興趣的題材:上帝、愛與恨、死亡、金錢、野心、羨慕、驕傲、善與惡。
        毛姆也沒有諱言這些超級作家的經典著作中的缺點。他用詼諧的語調指出,巴爾扎克的小說開場很慢。他的方法是先詳細描寫情節的場景。他顯然從這些描寫中得到許多樂趣,所以他往往會說的比你想知道的更詳實。他始終沒學會“只說該說的話,不必說的就別說”的竅門。
        毛姆認為,文學就是為了消遣用的,教育只是其次要功能。作為文學形式之一的小說,一定要為讀者提供愉悅地享受。他說,“讓讀者以為讀小說能夠輕松獲取知識”的想法是一種誤導,只有努力學習才能獲得知識,而讀小說就是為了尋開心。這讓筆者聯想到老舍在《文學概論講義》中表達的觀點,“感情,美,想象,(結構,處置,表現)是文學的三個特質。”“到底人們為何要創作呢?回答是簡單的:為滿足個人。”這些觀點是否偏頗,可以商榷和討論,但是小說必須具有較強的可讀性,是毋庸置疑的。善于講故事,應該是優秀的小說家的特質。
        雖然是一本評論集,卻沒有枯燥的理論和名詞,對每一部作品的解讀和評論,都能讓人讀的興致盎然,不忍釋卷。讀這本書,既能簡略了解作家的生平和個性,也能享受一次愉悅心靈的文學欣賞之旅。它猶如一支路標,在枝丫紛披、歧路崎嶇的文學叢林中指引閱讀欣賞的路徑。
        毛姆在后記中引用阿弗列·諾夫·懷海德的一段話作為本書的結語:“然而,我們千萬別指望它兼具一切優點。甚至只要有某種奇特到足以引人興趣的東西,我們就該心滿意足了。”這是文學批評和讀者應有的態度和胸襟,對每一部作品和作者都不應該求全責備,尤其不應捧殺和棒殺。理智、理性、辯證地看待文學作品和作家,給作家寬松的創作環境,讓他們心理放松,才能有利于產生經典,有利于作家更好地成長,包括其人生和創作的能力。
        作家也是普通人,但是作家能創作不普通的人生。

         □周林

上一篇:春天是一點一點化開的———讀《遲子建散文》有感

下一篇:返回列表

辽宁11选5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