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褚連寶
    
    
     艾草在北方也叫艾蒿,春天、陽光溫暖,年邁的老農閑著也是閑著,挖一團艾草的草根,眉開眼笑,隨意找一快地方,溝坡、井沿,或者房前屋后的荒野之地。無論是貧瘠,還是肥沃,挖幾個淺淺的小坑,親手種下,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拱出嫩嫩的艾苗,一堆堆,毛茸茸的,青綠的葉片上還蒙了一層白色的霜,霧里看花的嫵媚,煞是喜人。
     艾,是君子,耐得住寂寞。艾,生長在荒野之地,偶爾有人光臨,是為了菜園里的辣椒、茄子、土豆、黃瓜……或者是土地上的玉米、黃豆,沒有人會注意艾,為艾澆澆水,松松土、施點肥。艾,不嫉妒被無微不至照料的蔬菜和莊稼,心如止水,安靜地生長,不為世俗的事物心動。
     艾,也不寂寞。有艾的地方,少不了野草和野花。野草崴蕤,圍著艾,貼著地面蜿蜒伸長,鋪一片碧綠的毯。野花濱紛,繞著艾,俯仰交錯,格外養眼。艾,無聊了,野草和野花在輕風里搖曳著,給艾撓撓癢,對對話,解解悶。
     有艾的地方更少不了昆蟲。昆蟲除了為食物奔波,其余的時間無所事事,它們在艾跟前往返流連,遇到高興或者憂傷事,鳴叫幾聲,呱呱、唧唧、咯咯、吱吱,歌唱、嗚咽、呻吟,聲音五花八門、高低不平。常年生活在一起,艾能聽懂昆蟲的意思,鳴聲里的喜怒哀樂。艾知道,卻守口如瓶,不對任何人說,把看到的都裝在心里,隱藏起來。
     艾,越長越高,米把高時,端午就到了。鄉下人把多情的目光投向艾,艾的生命也該結束了。鄉下人拿一把磨得鋒利的鐮刀,走向艾。艾不畏懼,瀟灑地仰著頭,迎上前去。艾知道,這一段生命結束了,另一段生命才剛剛開始。鄉下人一手抓住艾,另一只手揮舞鐮刀,艾瞬間倒下,悄無聲息。
     清明插柳,端午插艾。割倒了艾,抱回家,取出嬌好的幾枝,插在房檐或者窗檐下,然后聞一聞手心,仍留有清醇的艾香,一絲絲的,纖細。目光投影在低垂的艾上,耷拉著的艾葉上,心中默默祈禱,裝滿美好的愿望。插在房檐下的艾,在人們的心里,開始了另一種意義的生長和圖騰,直到有一天,干枯的艾被無情的風吹落在地,零落成泥。
     艾,是端午節的作料。在我老家的風俗,把割回來的艾插在門的兩邊,拴住疊好的葫蘆。同時把多割的艾編上幾條艾蠅,在夏季點燃,用來吸煙點火和驅蚊蟲。每當聞到艾的清淡香味,輕盈入鼻,令人通體舒暢。
     艾,生于民間,長于民間,與鄉村的老人一樣,樸實無華,討人憐愛。
     艾,心如止水。 

上一篇: 重視讀書的父親

下一篇:返回列表

辽宁11选5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