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有一條河從封凍的記憶里流出
  那風還太冷
  吹不破厚重的冰層
  惟有倔強的紅柳
  在一場場的風雪里
  將高傲的身姿一次次挺立
  直指蒼穹
  
      看吧
  陽光扎進泥土
  刺痛蟄伏已久的悸動
  我慢慢著
  在田野里獨行
  這個季節
  是風的天下
  可以南北東西
  恣意橫行
  刮起塵埃
  卷起莫名的煩憂
  它也可以很輕柔
  調皮的弄亂你垂肩的長發
  又像媽媽的手撫過額頭
  似有若無
  
      這個季節
  心莫名的躁動
  是恨春歸太晚
  難覓芳蹤
  一簇簇紅柳
  曼妙著身姿
  笑顏如霞
  笑我情癡
  笑我淺薄
  
      走在季節深處
  語言是蒼白的
  面對自然界頑強的生命
  我慢慢著
  在原野里獨行
  陽光刺痛了眼睛
  回首處
  大地一片蔥蘢
       □任鳳杰
        

上一篇:詩二首

下一篇:返回列表

辽宁11选5开奖视频